下洋

这里一个精分的人。慎关!

《尸体》
                ——下洋

卧在绿色的原野
光有脸那么大
一个  还是九个
皮肤滋滋啦啦地响
稀稀拉拉皱成一团
是记忆里食物的味道
我坐在云朵上
为她擦去悬挂的悲悯
等着从那堆焦臭的  腐烂的  黑干的骨髓中
生出
闪光的  闪光的  闪光的
太阳的孩子

《怪物》(原创)

《怪物》(原创)

下洋



某年某月
某时某刻
金黄的太阳      洁白的雪
还有色彩斑斓的霓虹
一点一点
喂了深不见底的黑
也没逼的发出几声装模作样的饱嗝



琥珀淬了毒
迸发血红的渴望
飞扬的笑轻易
熄灭了成群结队的明天



觥筹交错
衣冠楚楚
言行得当
在狭窄的灯光中
看不见罪恶的雨
看不见啃噬的风
看不见痉挛的血
看不见的      循环往复


某年某月
某时某刻
从干涸的土地里
从肆虐的河流里
从不成形状
那遥远的云边
生出了有着双脚的怪物
那带着利器的笑声
刺破了颤抖的嘴唇
你望着那淬毒的红



他泛着寒光的指尖拖行着无辜的椅座
优雅的像一个高等生物
他开口     梗塞地挤出几个音符
“坐,该谈谈。”

【肥宅桑快乐地看着食物笑的满脸横肉并嘚瑟地扭动肥臀】
“哈哈哈哈哈!我舅特意给我做的泡椒凤爪!简直是熬夜养身的灵魂伴侣!我要开动了!”
【瞥一眼】
“你没有冰阔落。”
【笑容突然僵硬】
“你闭嘴!我有养乐多!”
【面无表情】
“你没有冰阔落。”
【气急败坏】
“我有AD钙奶!”
【岿然不动】
“你没有冰阔落。”
【梨花带雨并放下爪爪】
“肥宅委屈,肥宅不说,肥宅什么也不知道,肥宅决定不吃。”
【拿出一个袋子】
“哦,那扔了吧。对了,还有刚晚饭特地帮你打包的爆炒螺蛳怎么办?”
【哭着跪倒在地并抱住大佬大腿】
“吃!我吃!我都吃!”
【嫌弃地踢一脚】
“味道太大了,抱着凳子坐玄关吃去。”
【肥宅桑两眼泪汪汪地回头。】
“若我在长胖的路上一去不回……”
【冷漠脸】
“那便一去不回,别废话快滚,味道臭死了。”

           ——改编自肥宅桑的戏精日常。

打完了还轻轻摸一下???
这是什么骚操作???
好的我致力于从每一帧里抠糖其实大家可以不用理我的,嗯。

朋友们!
千万不要忘记这是磊磊意图牵手结果他伦哥太激动抬手才退而求其次变成挽手的啊!
我360°旋转爆炸!
两个男人这么自然而然的想要牵手挽手请大声告诉我这是友情谢谢!

emmmm,结合磊磊的表情和后面“你偶像怎么可能搬得动那玩意儿”这句话的语气。。。
我怎么闻到了淡淡(浓浓)的醋味???
可能是我滤镜太重了吧。。。

吴语伦比。。。
语无伦次???
【感觉可以开辆车】
抱歉我就皮一下。

我对不起磊磊。
但是我还是想发。
嗯,
扣的糖让我快乐。

占tag抱歉。
突然发现磊磊当侦探一对一第一个叫的貌似都是他伦哥诶!

《蓦然》(原创)

此时
时间自娱自乐
回忆翻箱倒柜
梦境似睡非睡
谎言与真实勾肩搭背
背叛与信任相见恨晚
抛弃与痴迷把酒言欢




在   中间
正怀念寂寞在的日子
蓦然
有谁拍了左肩
回头
疼痛伸手
贴上了我的眼皮